教学与学科 > 卓越新闻 > 学生作业
学生新闻采写 | 闵行老楼居民乘上电梯, 资金筹措和利益协调依然困难重重
供稿:      2019-11-05

按语:本学期,18级本科新闻和17级本科播音班分别开设《新闻采访》必修课,2019年9月开始由陈红梅老师主讲。国庆节后,同学们进行新闻采写综合练习,陆续提交课程作业。经补充采访修改完善后,任课老师将挑选一部分优秀作业,不定期刊发。

一个贯通一层到楼顶的方形空间从原本没有起伏的楼面伸出,这个奇怪的“长鼻子”让金铭福邸21号在整齐划一的老公房里显得与众不同。“我们这是整个小区6层的楼里面唯一有电梯的,也是整个闵行为老公房安装的第一部电梯”,21号的住户杨汉臣指着电梯自豪的说,“刚建好的时候经常有人来参观,附近的老百姓也有、领导也有,媒体也来过。”


(金铭福邸21号加装的电梯)

更让杨老先生感到喜悦的是,电梯的修建为他的生活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便利。杨先生和老伴已经70多岁了,腿脚不便让爬楼成为他们生活中很大的困扰。有了电梯之后,他们出门扔垃圾、买菜就方便了许多,每周出门的次数也增加了。“虽然也有一些问题,但总的来说这是国家做的好事。”杨老先生这样评价电梯加装项目。

根据《上海市本市住宅小区建设“美丽家园”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在有条件的住宅小区,继续扩大多层住宅加装电梯试点”是上海市旧房改造的重要内容。江川路街道积极履行闵行区改造老旧小区的工作,到目前为止,除了一部已经投入使用的电梯外,还有一部即将竣工、两部正在进行审批,走在全区前列。


街道积极推进安装,江川路成闵行样板

安装一部电梯需要哪些流程?别说居民,就连物业和居委会也没有相关的经验。为了推进多层住宅增设电梯任务的进行,2018年12月3日,位于鹤庆路398号的江川路街道加装电梯工作室正式成立,主要职能是政策咨询、宣传培训、工作指导等,成员由街道加装电梯推进办工作人员和具有专业知识的退休志愿者组成。

加装电梯工作室编写了《家装电梯指导手册(试行)》,对加装电梯的社区环节和审批环节进行了细致的梳理,尤其是在审批环节需要向相关部门提交的材料和审核时间都进行了详细的说明。在工作室的指导下,街道有37个门栋完成了意见征询。
为了更好的满足居民的需求,2019年7月9日,位于华坪路30号上海三菱(闵行)既有住宅加装电梯一站式服务中心挂牌成立,江川路街道加装电梯工作室同时移入一站式服务中心。自此,居民在一处可以完成政策咨询、工程咨询和预约,真正做到了一站式解决。

(上海三菱(闵行)既有住宅加装电梯一站式服务中心暨江川路街道加装电梯工作室)

据街道加装电梯推进办蒋主任介绍,目前一站式服务中心正根据已经修建的两部电梯修订原本的《家装电梯指导手册(试行)》,为有意向的居民提供更加具体的指导。金铭福邸21号和东风一村115号丙两部电梯的修建,为其他有意向安装电梯的门栋提供了两个不完全相同的样本。

金铭福邸21号的修建工程主要由居委会和业委会牵头推进。居委会2017年收到业主想要安装电梯的意向后,组织居民前往普陀区已安装电梯的小区考察,随后征求小区其他业主意见,到2018年6月,21号的全体业主达成一致意见,收齐资金后由业委会联系施工方开始走审批流程。不用业主自己奔波于各个办事机构之间,节约了不少的时间。

而东风一村115号丙则是由热心居民胡铨牵头,业委会和居委会仅起到辅助的作用。“老人家真的很热心,一直在推进,还考虑到了后期维护的问题,还成立了电梯小组。最后都累病了,现在还在住院,就让他的儿子来跟进。”目前该楼收集的钱款存在以门栋业主名义开的账户中,由该楼增设电梯筹备小组负责管理财务的徐慧芝分批打给施工方。

(胡铨手写的通告,提醒居民在电梯施工时注意安全)

负责施工的上海求应电梯工程有限公司工程队的陆工告诉记者,两门栋安装的电梯是同一型号,但选择了不同的入户方式,占地面积也就不同。审批文件显示金铭福邸增设电梯建筑面积多达94.6平方米,东风一村少了近三分之一。

金铭福邸21号已建成的电梯采取的是平层入户的模式,即每层的电梯间是在原有空间的基础上向外拓展建成的,因此造价比较高,但楼内的空间也得到了拓展。平层的模式对居民来说也会更方便一些:电梯直接停在家门口,老人可以完全不用爬楼梯。商先生还会通过电梯将电动车推回家中充电,“不用每次都把电瓶提上去,方便了不少。”

东风一村采取的是半层入户的模式,即电梯间在两层楼之间原有平台的基础上建成,造价相对便宜。但居民从电梯出来仍需要走半层楼才可以到家,相对来说没那么方便。

陆工介绍,具体选择哪种方案不仅要看居民的需求,也要实地考察楼房的情况,如果楼间距太小的话,只能选择半层入户的方式了。


施工期间问题多,业主喜忧并存

金铭福邸和东风一村的居民都认为电梯在施工过程中存在一些问题,例如噪音和灰尘等等。这是施工的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但杨汉臣还发现施工中存在一些以后可以改进的地方。

首先是部分相关政府部门的工作不尽人意,办事效率低。施工的过程需要断电,但施工队上午11点完工后,直到下午5点电力公司都没有恢复供电,最后杨先生连打三个电话才送上了电。

除此之外,杨先生认为电梯间的窗户存在重大安全隐患。

首先,一楼的窗户距地面不足一米,但并没有安装防盗窗。虽然是窗户最大只能推开30度,一般成年人难以通过窗户钻入楼道内,但不排除不法分子破窗而入的情况。第二,为了保证楼道白天的采光,电梯间左右两侧各安装了两面长约1.1米、宽约0.5米的外推式窗户。但巨大的窗户仅通过左右各一个铰链与窗框相连,用手轻轻推拉窗户能感到明显的摇晃。杨先生认为高层的窗户在风大的情况下会有脱落的风险。“我上网查了,一个铰链不超过10块钱,22个窗户两边各加一个铰链只要最多四百块钱,万一出事要赔偿的肯定不止这个数字。”杨先生还向记者展示了中山医院的窗户就是使用的这种双铰链的模式。


(杨先生向记者展示的中山医院窗户的双铰链)

在施工期间和建成后杨先生多次向业委会和施工方提议增加铰链数量,但都没有得到重视。“签合同是物业(经记者实际调查,签合同的为业主委员会)带头签的,但好事要做到底,希望他们能把这个事情也搞好。”

与金铭福邸21号相比,东风一村115号丙的电梯安装更加不顺利。因不具备大产证,该楼在审批阶段就经历了一番波折,好不容易开工后,原定于6月30日竣工的电梯现在还停留在打开各层门洞的阶段,现场施工产生的粉尘和建筑材料堆在楼道里,让原本就黑暗狭窄的楼道变得更加难以通行。对迫切需要电梯缓解上下楼难题的居民来说,现在正处于“黎明前的黑暗”。

(东风一村115号丙楼内施工现场)

东一居委会的李珍书记告诉记者,在施工过程中发现污水管老化,需要更换,这个费用是不包含在施工费中的,关于这个费用谁来出争执了一两个月才有结果,工期因此被延迟。但据加装电梯工作室志愿者透露,该水管安装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在前几年进行的“美丽家园”建设中就应该被更换。

与之类似的是金铭福邸65号加装工程遥遥无期的开工日期。该楼4楼的一位业主告诉记者,她去年就交了费用,开工日期从去年一直拖到现在,据说下个月即将开工。但记者在闵行区政府信息公开网站上并没有检索到闵行区规划和土地管理局对该项目的公示,据加装电梯工作室志愿者透露,不知什么原因该楼的审批材料并未提交。截至11月3日,记者并未得到业委会负责人员对这一问题的答复。


新装电梯后续维护管理,尚需多方协商解决

杨汉臣告诉记者,在领到政府补贴后,他们所筹款项有了五六万元的结余,大家对这笔钱的使用产生的不同的意见。他建议将这笔钱留着做维修基金,利息用来交电费。但有些邻居不同意,最后只留下了一万块钱,放在物业那里交电费,估计能用十年。

这样一来半年后电梯过了质保期后的维修和保养费用就没有了着落,需要业主们成立专门的管理小组,定期收款对电梯进行维护。门洞里老年人居多,杨先生觉得这些流程对他们来说有些麻烦,希望物业能集中管理。小区里的高层本来就有电梯,物业为什么不能一同管理?

记者带着杨先生的建议来到了金铭福邸物业管理中心,管理员韩旺林表示现在电梯的管理权并未移交物业,物业仅对电梯间进行日常的打扫。关于电梯的后续管理则需要去找鹤北四居委居会的杨书记和业委会汤国荣主任了解。而杨书记向记者表示,关于施工方面的具体工作是业委会在跟进,他们并不清楚。

当记者来到物业隔壁的业主委员会值班室,发现现在虽然是业委会的值班时间,但大门紧紧关闭,办公电话也没有人接听。对此,物业方面告诉记者,汤主任出国了,11月8日才能回来。

就后续管理问题,记者同样去询问了东二东江物业管理处。物业表示居民是“私建”,虽然居民在物业方面也盖了章,但资金和修建过程他们都没有参与,并不负责管理,至于以后居民是否会找维保单位他们也不清楚。

最后,记者去一站式服务中心询问了三菱电梯销售人员和江川路街道加装电梯推进办蒋主任,蒋主任向记者出示了电梯质保期过后每年维修保养费用的分摊方案,表明电梯后期维护费用应由业主自己解决。至于能否由物业接管,则需要业主与物业协商。


惠民项目难以推进,资金成为最大难题

“我们街道老年人占到了百分之八九十,对电梯的需求量很大,目前完成意见征询的门栋却并不多,现在只有37个,交了费的就更少了。虽然我们在努力的宣传,但还是雷声大雨点小。”吴健雄退休前在居委会工作,现在是电梯安装工作室的一名志愿者,主要负责政策咨询和劝导工作,一年来听到了太多居民们的疑惑和抱怨,总结下来,其实都是“钱”的问题。

一则是居民觉得安装费用太高,一则是低层住户觉得自己并没有从中得利。

上海市《关于本市既有多层住宅加装电梯试点政府补贴有关事项的通知》出台于2014年,政府补贴40%,但最高不超过24万,扣除各种税费,参与改造的居民能拿到手的补贴只有十几万。按照去年大约60万的建造费用,扣除补贴,一个门栋仍要出资四五十万。“很多人同意安装但就是不交钱,就是觉得价格太高。想等等看国家会不会提高金额,甚至免费安装。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吴健雄说,“而且现在的安装费越来越高。”

“说实话我们现在也是亏本在做”,说起费用,工程队的陆工也很无奈,“我们与居民签的合同是一口价,但最后做下来实际花了83万,亏了20多万。这还不算我们替居民去审批盖章的人力成本。”街道既想帮百姓省钱,又不能让企业亏本,处于两难的境地。

“安了电梯可以让房子升值,而且更好卖,尤其是上面几层。这样有些一二层的居民就觉得自己吃亏了,不仅不使用电梯,自己的房子还相对的贬值了。”吴健雄说出了许多低层住户的顾虑。

低层住户积极性不高,甚至时常反对修建电梯确实是项目推进中的难题。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金铭福邸21号和65号一二层的住户虽然同意安装电梯,但对安装事宜并不关注,也不参加居民会议。但他们没有考虑自己的房子是否会相对贬值,“都是老邻居了,他们需要就同意了,反正不用我出钱,还给了我补贴。”一楼的住户告诉记者。

这也表明除了钱,邻里关系的好坏也是加装电梯能否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金铭福邸21号和东风一村115号丙的居民表示,他们在意见征询阶段非常顺利,一两个月就统一了意见。

吴健雄说:“百姓百姓,一百个人有一百个不同的想法,想把大家的意见统一起来非常困难,有的门栋几年了还没有通过征询。现在国家也很重视旧房改造这个领域,希望政府能尽快出台新的政策吧。可能有些老人等不了几年了。”


图文 | 18新闻 于玘珺

阅读   2378
 
09/19
2020
COMM
ECNU
 
按周 Week
传院
日志
13
Sun.
14
Mon.
15
Tue.
16
Wed.
17
Thu.
18
Fri.
19
S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