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与学科 > 卓越新闻 > 学生作业
学生新闻采写 | 青客公寓租客押金难退,公司目前处于亏损状态
供稿:      2019-12-09

按语:本学期,18级本科新闻和17级本科播音班分别开设《新闻采访》必修课,2019年9月开始由陈红梅老师主讲。国庆节后,同学们进行新闻采写综合练习,陆续提交课程作业。经补充采访修改完善后,任课老师将挑选一部分优秀作业,不定期刊发。

2019年11月21日,上海维权投诉官方账号发布微博称,接到网友关于“青客白领公寓,逾期不退还押金”的投诉。微博搜索“青客公寓押金”,11月份有23条相关微博,截止到11月28日,青客公寓维权讨论QQ群人数已达到149人。被拖欠押金的租客通过多种方式进行维权,目前,部分租客已经成功拿回押金,而其他租客仍在寻找有效方法。此外,青客公寓还存在着拖欠供应商供货款的情况。

押金退还时间漫长,有租客等待近两月

在陆家嘴工作的孙先生从2017年10月份开始在青客上租了一个月租为1530的单间,地址在上海闵行区浦江镇。房子于今年10月31日到期,他于当日申请退押金,但直到11月27日,押金已经被拖欠了27天。孙先生告诉记者,在租房时业务员告诉自己押金大概一周时间就会退回,后来退款时间改为20个工作日,但现在已经超过了20个工作日也没到。

青客公寓(下文简称为青客)2012年成立于上海,是一家长租公寓服务商,主要为用户提供连锁化标准租赁管理服务及相关的生活服务,采用“五年一租”方式租赁,将房子进行标准化装修,配备家具、电器、宽带网络等设备,致力于搭建一个满足青年白领日常居住、消费、社交、文化等方面需求的多功能服务平台。

青客的押金退款流程主要分为两个步骤,首先租客在青客公寓app上退房,然后钱会退到青客宝app,青客宝是上海青客时尚生活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品,在租户申请提现并经过审核之后,押金最终会返还到租户的银行账户中。然而这一过程对于租客而言并不顺利。

一位昵称为“豆子”的女生在11月23日时发微博称青客退押金太慢,在看到这条微博并和“豆子”取得联系后,记者于11月27日在微信上对她进行了采访。“豆子”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退款过程,“我是9月30日退的房,11月5日押金才到青客宝,当天我就申请提现,但 11月23日押金才打到我账上。”当记者询问她有没有在等待过程中采取一些措施时,她说,“我从11月8日开始,几乎每天打电话问客服,但客服就说是管家的工作,建议我等待。然后我说那给我管家的联系方式,客服说没有,我说那叫管家联系我,客服就记录,但实际上管家也没有联系过我。”无奈之下,豆子只得在网上的几个平台对青客进行了投诉,后来在她拨打了两次杭州市的市长热线请求帮忙催促后,押金最终到账。

(豆子在杭州市滨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平台投诉青客的界面)

11月27日,当记者以有意租房的潜在客户身份,联系房管向其求证时,对方表示押金在正常退房后十五到二十个工作日会到租客的账上。记者查阅了住宿服务合同,但发现在有关退房的条款中并未明确指出押金退还时间。

(豆子提供的住宿服务合同)

青客宝app中针对押金的相关说明中指出,押金在到达青客宝app后,需要用户申请退款,在单笔快速退款额不超过20000的情况下,如果用户在当日下午三点前申请退款,押金在“T+1”日能到账,超过下午三点申请则在“T+2”日到账。如果单笔快速退款限额超过了20000,押金到账时间则从“T+1”、“T+2”顺延为“T+2”和“T+3” 。这里的T指的是交易日,例如“T+1”指的是发起提现的后一天。

(王女士提供的青客宝APP针对押金的退款说明)

但包括王女士在内的多位租客却表示,从退房开始押金就隔了很久才到青客宝,在发起提现之后就一直显示处于审核中,始终到不了账。

青客拖欠押金的情况并非是个别现象,上海、杭州、武汉、苏州等地均有发生。


前往青客总部维权,押金终到手

11月27日周三下午两点半左右,记者跟随四名租客来到位于上海市徐汇区龙华中路596绿地中心A座16楼的青客公寓总部。

青客的公关人员蔡先生在得知一行人的来意后,登记了每一位租客的姓名及租房信息,然后让租客们在一旁的会议室等待,自己则去向财务了解情况。

约十分钟后,蔡先生给出了答复,押金最晚在11月29日周五七点前能够到租客们的银行账户上。针对租客对于为什么当天不能到账的质疑,他解释道,“押金是由公司的主体账号一批一批打出去,再分散到各个银行,这个过程也需要时间”。但租客们却表示对此答复并不满意,一位昵称为“云用户”的租客说:“在和你(指蔡先生)沟通之前,我滞留在青客宝中的押金还处于待审核的状态,但和你沟通之后马上就变成待付款了,那说明这个状态就是你们公司自己更改的。”另两位租客也证实自己的押金状态同样从待审核变为了待付款。

租客王女士也表达了相同的疑惑,她此前在11月25日来过一次青客总部询问押金的事情,11月26日自己在青客宝中的押金状态就变为了待付款,而今天(11月27日)再过来反映情况要押金的时候,钱就到账了。

蔡先生表示,这和银行对接有关,具体他也不太清楚,只要有人来总部问,就会帮忙加急催,而王女士之前来投诉过一次,所以她的押金情况有人在盯着。

“那你的意思是现在系统突然灵了吗?”“没投诉过的就没人管吗?”“你们的客服就是摆设吗?”租客们纷纷表达自己的疑问。

但蔡先生并没有进行正面回答,只承诺既然租客们来了,他们的钱肯定会在11月29日周五下午七点之前到账。但租客孙女士坚持当天必须拿到押金,并要求见领导或者财务经理,对于这个要求,蔡先生表示做不到。

在争执了近四十分钟后,11月27日下午三点二十四分,来总部的剩下三位租客也都收到了银行发来的押金到账短信。

对于押金久拖不退的现象,蔡先生解释,最近IT系统出了问题,他接到的大批量投诉情况就是这几周出现的。之前都是按照“T+1” 、“ T+2”这样的流程,押金很快就能退回。至于系统何时恢复,蔡先生表示自己不清楚。

在总部拿到押金的租客们表示维权群里还有许多租客到不了总部,与青客方面协商后,将一位姓应的公关人员拉入了维权QQ群处理押金问题。当晚,群里有租客表示拿到了押金,还有一些在应公关处登记了信息的租客也表示自己的押金退回流程有了进展。

接下来,还将有更多租客陆续前往青客总部维权。


(11月27日应公关加入租客维权QQ群后的聊天截图)


供应商追讨供货款 青客连续两年亏损

11月27日在青客公寓总部,记者还遇到两位讨要工程欠款的承包商。

来自福建的供应商罗女士向记者讲述了青客的欠款过程,她从2013年开始为青客供应油烟机,2017年决定终止合作,但2018年断货后,青客方面却一直拖着货款没付清,“后来派出所来协调,采购部的经理当着派出所的面写了欠条,但直到现在还欠着最后一批十二万零五百的款。” 罗女士向记者展示了自己手中的欠条,记者注意到她的右腿缠着绷带,她告诉记者,自己的腿前段时间受了伤,但为了拿到供货款,自己已经在青客的门口坐了几天了。

“我这一两年要钱,感觉人都要变成神经病了,我们每天坐在这里,还有员工笑我们,就感觉我们要钱是无赖一样,我实在忍不住了……”,回想起自己讨要供货款的不易,罗女士一边哽咽着,一边用手擦去眼泪。

(罗女士向记者展示的欠条)

“天眼查”资料显示,青客的创始人和法定代表人为金光杰,目前他具有实际控制权的公司数量是20家,其中19家都是青客或青客子公司。自2012年以来,青客公寓一共经过了五轮融资,最后一轮即是2019年11月5日在美国纳斯达克IPO上市。然而,经过7个交易日后,青客的股价于11月14日跌破发行价17美元,截至11月29日,青客的股价降至15美元左右。

目前,青客依然处于亏损的状态。青客的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青客公寓的运营房间增加至97621间,而其2017财年、2018财年的运营利润分别为-1.9亿元、-4.26亿元。

记者于12月2日比较了青客,自如以及安居客三个平台上的合租房的房源数量和租金水平,以普陀区曹杨商圈和嘉定区安亭一带为例。普陀区曹杨商圈,三家平台的租金都集中在2000到3000元的水平,但是从房源数量上来看,安居客上的房源约360套,自如只找到17套,而青客上只显示了7套。在嘉定区安亭一带,青客有350套左右的房源,平均在1000元左右,最多就1500或者1600。自如有143套房源,集中在1200左右,最高1700左右。安居客房源600套左右,房租从5、600到1800不等,每个租金水平的房源都很多。

“天眼查”资料表明,创始人金光杰的周边风险信息有142条。其中,涉及到青客经营异常的高风险信息有1条。由金光杰担任法定代表人或高管的青客相关公司所涉及的开庭公告有88条,法律诉讼有47条。这47条法律诉讼中有29条诉讼原因都是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2018新闻系 陈思洁

阅读   1706
 
09/19
2020
COMM
ECNU
 
按周 Week
传院
日志
13
Sun.
14
Mon.
15
Tue.
16
Wed.
17
Thu.
18
Fri.
19
S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