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与学科 > 卓越新闻 > 学生作业
学生新闻采写 | 美容院拉客欺骗难举证,免费体验需谨慎
供稿:      2019-11-17

按语:本学期,18级本科新闻和17级本科播音班分别开设《新闻采访》必修课,2019年9月开始由陈红梅老师主讲。国庆节后,同学们进行新闻采写综合练习,陆续提交课程作业。经补充采访修改完善后,任课老师将挑选一部分优秀作业,不定期刊发。


罗兰左脸颊有四个微微泛红的小点,是点痣后还未结痂的痕迹。“我后来在网上查了一下小痣其实不需要点,但她们非说我脸上痣多,丑,不点掉以后越长越多。”

11月5日,她在路途中被一名拉客男子以赠送美妆小样为由,带入浦东南路1101号远东大厦里的一所美容养生会所免费体验。在“神奇”的仪器吸出了她脸上的“毒素”之后,她被说服花钱做了面部清洁、点痣、办理了会员卡,幸亏其朋友闻讯及时赶到现场报警,才要回办卡的1000元。

对于此次消费事件,陆家嘴治安派出所纪亮警官表示,确凿证据对判定店家是否存在夸大宣传、强买强卖和欺骗消费的行为至关重要。在举证难度较大的情况下,面对类似情况,消费者要有谨慎态度。


赠送产品开端的美容消费,圈套重重

11月5日中午12:10左右,大二学生罗兰在浦东南路上正对着手机导航寻找着午餐目的地,一位看起来很和善的二十多岁年轻男子热心为她指路。随后,该男子以赠送某美妆品牌试用装为由,吸引她进入某美容养生会所免费体验。在店内一个房间,一位40岁左右的“老师”对她的脸部进行简单按摩后,涂抹了一种不知名粘性膏体,后用一个平触头的仪器在其脸上摩擦,称“静电原理的仪器可以吸附出脸上的黑色素和油脂”。一照镜子,罗兰发现脸上果然布满了一层黑灰色物质。于是,这位“老师”说服罗兰花300元做了一次深层面部清洁 。随后,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红衣“经理”进房,以限时做活动和赠送点痣为理由游说罗兰办卡。罗兰还在犹豫时,“经理”拿起仪器,一分钟之间便将她脸上的三颗痣点掉了。最后她只得付了1000元钱,办理了所谓的学生优惠卡。

“给朋友发消息的时候她们似乎一直在盯着我的手机看,怂恿、诱导我用‘花呗’,还问我父母每月给多少零花钱。正好也在月初,可能她们觉得我还有钱。”罗兰说。

罗兰的朋友于先生当天在远东大厦附近工作,得知消息后,及时赶到现场并拨打了110报警。罗兰说:“看到报警,那个经理似乎是怕了,提出协商一下。”最终,店家退回罗兰办卡的1000元。

在百度贴吧里,有一条时间是2018年2月的帖子,内容为指责远东大厦8楼的某美容院诱骗消费者不断消费。截至发稿时,记者未能与发帖者取得联系。


不做线上宣传的商户,“机密”遍布

毗邻第一八佰伴商厦的远东大厦是坐落于浦东陆家嘴金融贸易区核心部位的商办商住综合楼。11月7日下午三点半记者以顾客身份前往探访。

远东大厦为23层智能化商办商住综合楼

大厦一楼前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楼租金较同地段街边店面更为便宜,吸引了众多商户入驻厦内,其中美容美发美店铺占了大头。

该美容养生会所隐藏在远东大厦8楼靠近走廊尽头的一个小隔间里。门口装饰着彩色小灯,店内播放着流行歌曲。约5平米的前厅镶着“妃诺美容养生 SPA”字样的招牌,旁边的墙角紧靠着三个矮沙发椅,一条宽度只能供一人行走的短走廊通向内部7个用于美容按摩的小房间。房间内放着一张供顾客躺卧的床,剩余空间也只能一人通过。店面虽陈设简单,项目却不便宜。价格最低的面部护理为380元每次,其余面部充氧、排毒、经络按摩等项目,单次价格均上千元,一个疗程价格更是翻了几倍。

大厦8楼走廊,敞开的玻璃门内为该美容会所

店里有一位前台和三位佩戴一次性口罩的工作人员,一位身着便服,其余两位分别身着黑色和紫色工作服。服装并不统一的工作人员均未佩戴工作牌或工作证,外表年龄都在三、四十岁。当时店里并没有顾客,前台称“顾客来做项目都是提前预约的”。对于店内布置、陈设、项目价格表,她们均以商业保密为由不允许拍照外漏。记者用手机拍了一张贴在墙上的服务项目,被强制要求删除。面对美容项目的咨询,店员始终表示做了某个项目才能详细介绍,对于价目表上没有的祛黑头,随口说道“可以给你个体验价,一百多”。

不仅位置隐蔽,该美容养生会所在地图导航、团购和消费点评软件上都难觅踪迹。据当天的拉客男子对罗兰透露,店里主要靠老客户推荐新客户,老顾客可拿到新客户消费金额百分之三十的提成。

“天眼查”信息显示,该美容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9月29日,以美容店,美甲服务,化妆品的销售等居民服务业为经营范围。记者在2019年11月16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未查到与该美容有限公司有关的诉讼案裁判文书。


流程相似的美容骗局,已不新鲜

记者在微博中搜索类似案件和相关报道时发现,美容机构派导购在人流密集处以免费体验或赠送产品宣传拉客,而后通过仪器作假提出价格不太高的清洁项目,再根据被害人面部其他细节进提出收费更高的激光祛痘祛痣等项目,欺骗手段已成套路。

认证账号“义乌网事”的微博中,2016年苏溪警方捣毁两个大型“美容诈骗团”,均由导购物色看上去有“财气”的独行青年,以免费体验送护肤品等形式将被害人移交美容师,美容师通过一定仪器进行“肤质检测”使顾客面部呈现发黑状,再完成其后环环的诈骗。

据2018年6月重庆晚报报道,江北警方破获的全市首例美容诈骗案中,受害人罗女士被一名年轻男子告知可免费体验美容并赠送洗面奶,其半边脸在美容师用仪器擦拭后明显变黑,在美容师游说下进行了398元的“深度清洁排毒”,后又从“花呗”付款8000元。

于先生告诉记者,他在此次事件之前,偶然知晓美容院这种利用仪器与特殊膏体摩擦发生反应使顾客面部变黑的排毒伎俩。在罗兰告知经历了相同情况且已花300元做了所谓面部清洁之后,他立马产生了警惕:“当我得知她花了更多钱的时候,毫无疑问,这就是一种骗局。”

但罗兰前往的美容养生会所是否真的也使用了这样的“套路”欺骗消费者,还有待查证。


警方提醒消费者莫贪小便宜,有效维

罗兰于11月5日离店后编辑了一条微博叙述所遇事件,并@“上海网警”、“警民直通车-上海”等微博账号,希望其他路过附近的消费者能避免受到干扰和欺骗,11月5日晚,陆家嘴治安派出所与罗兰取得联系,称将会联合消费者协会前往调查,后尽量给予答复反馈。

11月9日下午三点记者来到浦东分局陆家嘴治安派出所。就远东大厦内店面派人下楼拉客的情况,纪亮警官解释,若拉客严重影响到该区域正常秩序,公安机关有权力进行处理。此前陆家嘴金融贸易中心区地区综合管理执法大队第三中队的警务人员也告诉记者,这些拉客行为属于扰乱公共秩序的违法行为,警方将采取措施规范马路拉单者。

针对该美容院使用仪器导出顾客面部毒素后收费清洁的行为,纪警官表示,公安的取证难度很大。在无法证明此仪器为假、且损失金额未达到诈骗罪立案标准3000元的情况下,公安机关难以立案。纪警官建议受害者先向法院、消协或工商部门反映自身情况,诉讼或投诉经受理后,由他们进行取证和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处理,后续才有可能将案件移送公安或提请公安机关协助调查。

向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提起投诉也需要提供一定凭证。罗兰当天的消费过程,没有留下收据或发票,办卡也只是将个人信息登记在簿,而非实体卡。针对罗兰经历的事件,浦东新区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新闻消费指导部工作人员赵先生建议,消费者在美容机构消费、办卡后索取并保留相关纸质收据、发票等消费凭证以便后续维权。有效的消费凭证是消保委受理投诉或举报的最基本凭据,受理后消保委将根据案件情况采取进一步措施,包括到店取证。

“很多类似损失都是从免费体验和送东西开始的,千万别贪小便宜。”纪警官提醒。

一周已过,第一次采访时罗兰脸上的点痣痕迹还未完全结痂愈合。“当时他说送的试用装可以用大概20天,我也的确是有一个占便宜的心理,” 罗兰事后回忆:“用在脸上的那些美容产品根本就不值那个价钱。”


图文 | 18新闻  王若舟

阅读   2454
 
09/19
2020
COMM
ECNU
 
按周 Week
传院
日志
13
Sun.
14
Mon.
15
Tue.
16
Wed.
17
Thu.
18
Fri.
19
Sat.